康眾新聞 行業動態

續保被拒!大量新能源車主遭背刺,保司:虧錢的生意沒法做

時間:2024-01-26   訪問量:21

新能源車賠付率高已成為業內公認的事實。


前段時間,某埃安車主汽車電池包磕碰,4S店與保司在電池定損方面無法達成一致,堅持電池只換不修,費用高達9萬元。


對于保司給出的定損標準與推薦的第三方合作修理廠修理方案,4S店表示廠家與電池供應商均不認可,并將影響電池后續質保;保司方面,堅持需要廠家給出的無法維修證明后,再申請是否能夠賠付……一場拉鋸戰由此展開,并引發激烈討論。


640-2.png

(圖片來自抖音截圖)


據悉,后續已由4S店完成更換電池并交付車主,保司也與4S店達成費用協商。


然而其中漫長的扯皮、拉扯過程,卻讓各方精疲力竭。對于車主來說,車遲遲無法使用,費用懸而不定,賠付難,明年續保費用還可能上漲;對于保司來說,賠付費用太高,做新能源車險,似乎只能虧錢。



慘遭背刺的車主



隨著各種政策的推進,新能源車的滲透率不斷提高,新能源車主群體也在不斷變大,像埃安車主這樣因車險遇到各種問題的車主不在少數,除了出險過程中遇到的各種扯皮令人心累外,續保也頻遭背刺。


某車主在為自己的威馬電動車續保第4年時,卻遭保險公司無故拒絕,對方稱因車型限制不讓繼續購買車險。


無獨有偶,另一位車主的奇瑞電動車也遭遇了類似情況:某車主五年前購買的奇瑞純電動汽車,之前都在人壽車險投保,今年對方卻表示“如果不買座位險,就保不了”。


一再追問下,保司給出的回復是,該車主的新能源車車齡已到5年,車損比不成正比,因此無法續保;即便該車主同意漲價,購買額外的座位險等,仍未必能成功續保。


對于保司給出的說法,該車主并不認可,他認為自己5年來僅有2次出險,且總金額在1200元左右,并不構成“車損比不成正比”的說法。


還有特斯拉車主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,保費漲幅高達80%,從8000多漲到了1.4萬余元。


諸如此類的事件,讓大量新能源車主叫苦不迭,繼充電樁費用上漲后,“電動爹”一詞又被提起。


與新能源車滲透率一起上升的是新能源車險的保費,不少車主吐槽:購買新能源車享受到的政策補貼,幾乎都貢獻給高昂的保費了。



賠不起的保司



在中國太保舉辦的2023年中期業績會上,太保產險總經理曾義表示,新能源車的出險率高出燃油車出現率近一倍,加上2023年汽車出行數量和行駛里程較之前大幅增加……種種情況疊加,做新能源車的成本超過了100%,對保司構成了不小壓力。


相關調查顯示,新能源車中占比最高的家用車出險率高達約30%,顯著高于燃油車19%的數據。


640-3.png

圖片來自網絡


為什么保險公司不愿意做新能源車險生意?


首先,新能源車的核心——動力電池的維修成本高。


一方面,新能源車本身就是一個新的產物,而動力電池對于修理廠來說,更像是一個“脆弱的燙手山芋”,電池的受損程度、維修成本和檢測,均沒有明確的統一標準;對于保險公司來說,鑒定困難,定損易產生糾紛。


另一方面,此前有相關人士稱車齡6年以上的新能源車型中,電池檢測合格率僅為10%——這組數據的真實度有幾分暫且不論,但“高齡”新能源車電池出問題的概率確實較高。


其次,新能源車的特殊構造,零部件集成度高、以及出事故后對維修場地、設備等要求更高,維修難度大,也讓很多售后網點選擇以換代修,拉高維修成本。


再次,大量新能源車被作為營運車輛使用,跑得越多,出事故的概率自然就更高,從而拉高了新能源車的保費。據統計,有21%的新能源車用于出租租賃,遠高于燃油車的1%。


最后,新能源車沒有燃油車的“加速離合效應”,容易出現意外;而且新能源車主群體中年輕人居多,駕駛經驗不足,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新能源車的出險率。


如此一來,對于保司來說,做新能源車險的預期就是“穩賠不賺”了。



新能源車險再虧,也不能放棄



承接上文,現階段新能源車的特性,就注定了保司很難從新能源車險中找到 “有生意可做”的地方。


2023年新車的保有量一直在猛漲,全年汽車銷量有望打破3000萬輛的歷史紀錄。與此同時,數據顯示,2023年前三季度車險行業保費收入達6415億元,同比增長5.7%,車險行業累計承保利潤僅為78.04億元,同比減少了107億元,同比下滑-57.75%。


保險公司說到底并不是社會慈善機構,對于一個商業行為來說,不能虧損是生存和可持續發展的根本,也是各大保司的底線。


多家保險公司表示,由于新能源車險業務虧損嚴重,因此對于新能源車險,尤其是5年以上新能源車續保的,考慮到車品牌的熱門度、保有量高不高、產品質量負面多不多、事故率高不高等因素,不同程度地進行變相漲價或是直接拒保;更有部分保司客服人員直言不諱地表示:針對所有新能源車這塊車險業務基本都不做了,因為虧損太嚴重。


無論是變相漲價還是拒保,歸根結底都在于保險公司不做虧錢的生意。


當下,隨著經濟下行,從前端到后市場,全行業利潤被不斷壓縮;車險綜改的日益嚴苛,導致保司保費下滑,賠付率卻不斷上升。


然而,長遠來看,新能源車險對于保司而言是一塊不能放棄的“肥肉”。據悉,2030年,新能源車險保費規模將達1.3萬億元,占車險總保費比例約為31.3%。


如今,大量新能源車主續保被拒,勢必也會引起全行業對新能源車保險市場的高度關注。而且,越來越多的主機廠開始布局保險業務,基于大數據優勢,利用車主的駕駛行為數據來做風險篩選和差異化定價,這也將倒逼保險公司針對新能源車的特點,開發新的業務模式,推出更符合新能源車用戶需求的產品及服務。


傳統車險價值鏈必定要經歷一場重塑。



作者丨Gary

來源|汽車服務世界